清澈❁

青黄、松杂食。每天犯懒癌

【维勇】黑丝袜

*兔女郎、醉酒有
*人称杂乱

*ooc?


当胜生勇利藉着手上残留的水分,将自己额前的浏海撩起时,他就知道他已经将理智抛开十里之外了。

他的手仍暧昧的停留在穿着黑色网状丝袜上来回抚摸,像是要记住那双肌肉衬得完美的双腿触感般轻抚,甚至开始无意识的往内侧伸去。

「呐,」那人猛地抓住他的手腕,试图将他的注意力从腿上离开,接着将他的手心贴近自己因酒精起效而发热、带着红晕的脸颊上,「想跳舞么?」

勇利一手握着他的手背,另一隻手用指头轻轻滑过他敞开衬衫下面的锁骨,焦糖色的眼瞳带着不可拒绝的神色,直直的撞进他清澈而蔚蓝的眼底。「当然了,我⋯⋯」

正当他要接受并回握着勇利时,「不行哦⋯⋯」刚才流连在锁骨上的手指抵住他想接着开口的唇上,「你只能看我跳。」

也不等那人的回应,鞋跟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黑丝袜包裹着修长的腿,黑色布料只遮挡了上半身和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头上的发卡装饰着兔耳,随着勇利的脚步晃动,朝着舞台走去。

-

当音符落下,所有的人情绪也随着音乐开始热络了起来。

不,也许是因为台上的表演让台下的观众兴奋不已吧。

台上的人即使踩着黑色高跟鞋,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舞步,最后甚至攀上一旁的钢管,让修长的双腿圈住它,而身体以能看到腰线的姿势让上半身随着地心引力向下;或是将身体贴近钢管,像是要表现出台上表演者的柔软度般,晃着令人忍不住在上面捏上几把的臀部与腰线。

他在台下抚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台上的人。

直到一曲结束,台上的人走向舞台边缘,对着底下的人说着,不,是对着''那个人'',「怎麽样?」

棕色的眼睛宛如甜蜜的焦糖,迷惑着所有人。台上的他仿佛对其他人不屑一顾,能够拥有的只有那个人。台下的他轻笑一声,对着舞台方向伸出了右手,高跟鞋立刻就附了上来。

「美丽极了,我的女王殿下。」
他握着放在他手心的脚踝,在脚背上虔诚的一吻。

-

当那人搂住他的腰,将他从台上抱下,他只能将双腿环在那人的腰间,手臂圈住那人的颈脖,无意识地望着那人清澈透蓝的眼眸。「勇利,再这麽看着我我可不保证接下来的事哦?」

一进电梯,那人就急急地赌上他还没从舞蹈中脱离的喘息,还不忘将手附在手感极佳的臀部上揉捏。

他有些喘不过气,随着接吻的时间拉长,勇利断断续续地发出细小的轻哼。像是收到鼓舞般,那人又以更激烈的攻势夺取他的呼吸。

直到电梯到达指定楼层,发出了一声声响,电梯门缓缓开启后,两人才停止嘴上的攻势。

那人努力拉回理智,暂时离开他的唇。勇利却感到不满,试图又将水亮的嘴唇奉上。

还没碰上那人的嘴唇,他们的额头相抵,刚才只是用水撩上的浏海,因为激烈的舞蹈而有些细丝垂下。

「到房间再继续?好吗?」试图安抚他兴奋的情绪。毕竟他可不想再把他爱人性感可爱的样子分享给别人了,刚才那些带着不怀好意的视线投向勇利时,他就恨不得把台上的人拉下台,用行动表示那是他的人,他的胜生勇利。

怀中的人不满地轻哼了几声,维克托以快速的脚步到了先前预订的房门前。

——————————

然后紧急煞车Ψ(`▽´)Ψ
昨天晚上等第十二集真的是等到好焦虑,害我在睡觉的时候突然想看兔女郎勇利(完全没有关联)
勇利穿黑丝的腿hshshs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