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澈❁

青黄、松杂食。每天犯懒癌

【速度松】orange

*借梗:高野莓-orange
*有些句子是取自原漫画翻译,因人设的关系有些剧情、人物会稍有变动
*choro第一人称
*侵权删

16岁的春天,有一封信寄到了我手中。
这封信是如何寄过来的呢?
又为何会寄给我呢?
寄信人是——
松野轻松。

信上写到那是未来的自己寄来的,说有一个无论如何都希望由我来实现的愿望。
最初我以为是哪个兄弟开的无聊玩笑,直到在信中所写的事一一发生,我才意识到这封信的重要性与严重性。


松野小松,他是家中的长男,是我的家人、哥哥,同时也是我喜欢的人。
并不是世人所熟知的兄弟爱,而是另一种称为LOVE的感情。
这种事情是无法和别人诉说的,毕竟喜欢自己的兄弟什么的,也太恶心了吧。

今早,小松被前几天在部活认识的学姐叫了出去。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信上也写了同样的事。

『学姐在课间向小松告白,小松和学姐交往了。』

他们说话的地点与教室有些距离,班上的男同学全挤在同一个窗口看戏,毕竟那可是校花级别的女孩子。我只看见他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像是在说些什么,接着用他的食指摸了摸鼻子下方——那个他害羞时会做出的象征性动作。
小松回到教室时,同学们都靠了过去,而他也不否认被告白的事实。
他说他还没回复她,大家一股脑儿的向他抛出问题,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稍微平息。

『上课之前,小松说他忘记带笔袋,向我借了铅笔和橡皮。
◎下课后,在小松把铅笔和橡皮还给你后,希望你能把橡皮的包装纸退下来看看。
◎坦率地说出自己的心声。』

果其不然他露出了毫无悔意的表情,厚脸皮地向我借了铅笔和橡皮。
作为交换,他把声称刚才不小心买错的橙汁递给我。那盒橙汁是我喜欢的牌子。

我果然不希望小松和学姐交往,但是......我能有这种狡猾想法的资格吗?
......怎么办才好。
要怎么办才好呢?

下课后小松同信上写的一样,把那两样都还了回来。
若是平常的我肯定毫不犹豫地放回笔袋中,但信上的内容又令我在意得不行。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班上的同学呼叫我的名字,我才恍然想起今天我必须值日。我急忙将其塞进笔袋中,往教室外走出,而没有注意到后方小松注视着我的眼神。

我始终惦记着那块小松还回来的橡皮。在终于结束值日的工作后,我急忙地返回空无一人的教室。

『小松还回来的橡皮,里面有一条留言,那天我没能发现。』

如果我发现了,也许就能改变未来了。

我将橡皮的包装纸退下,里面夹着一张我没看过的纸条。

“你觉得我和学姐交往好吗?”

小松现在应该还在部活。
怎么办,我的回答......?
我的......

我撕下手边笔记本的一小角,拿起笔写下——

之后我迅速将纸条折起,小心翼翼地放入回家时必会开启的鞋柜里。

没问题的。我这样说服自己。
未来,
是可以改变的。

当我走回教室时,看见一群人在窗边。
「啊!松野,你去哪了?你差点错过好戏啦!」
我狐疑地走到那些人聚集的窗口向外看,旁边的人说是学姐现在就想知道答复。
最后小松和学姐分别时,她脸上挂着笑容。
有人向窗外大声询问小松的回答,他这时才注意到窗口聚集了不少看戏的人。
小松向窗户的方向举起手臂比了个圆,顿时尖叫和哀怨声四起。
我拿起书包,头也不回的走出校门。

对不起,未来的我,没能帮你消除一件后悔的事。

我几乎是跑回家的。
忽略了母亲的奇怪眼神,我走上二楼蹲坐在一松专属的角落,喝掉了那盒小松给我的橙汁。
那盒橙汁,甘甜中带着酸涩,满是难过的味道。



鞋柜的那张纸条,虽然因为匆忙而乱了一些,但那无疑是轻松的字体,上面只有两个字,却让小松因刚才的答复后悔不已。

——だめ

-end-

这部漫画真心好看!!!(๑•̀ㅁ•́๑)✧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