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澈❁

青黄、松杂食。每天犯懒癌

【材木松】记号

*cp:材木(2x6)、速度(1x3)、数字(4x5)
*只有kara和todo出场
*黑手党+稍微超能力,六子身上都有个相同的记号
*todo不记得哥哥们

命运像是开了他一个大玩笑似的,就当カラ松挥开对方手上的镰刀、遮掩脸庞的面具被劈开掉落地面、准备落下最后一击的时候,他看到了在十年前的那一夜被强行带走、他心心念念的人、他们的末弟——トド松。

「トド......」语未落下,トド松抓住了カラ松失神的瞬间,往后方唯一的出口奔去。

カラ松沿着地上的血迹,试图追回方才从他手下逃走的人,那个他被赋予命令要找到的目标,「啧。」カラ松咋舌,加快了他的移动速度,那个混蛋长男。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啊!トド松一个转弯,将自己锁进一间堆满杂物与纸箱的小房间内,身上的伤口还没癒合,血液不断从伤口处流出。

虽说好久没有碰到那么强劲的对手了,但还是太刺激了啊喂,在トド松这么想到的同时,「碰!」的一声巨响,刚才进门后锁上的门已被轻易破坏。

トド松握住他藏在衣服内备用的匕首,想着没想到会有用到它的一天呐,接着豁出全力往来人的方向挥去。

地上的血迹延续到了房门前,カラ松毫不犹豫的劈开阻碍他前进的门扉,他放慢脚步往内部走去。

忽然挥出的小刀没有乱了カラ松的脚步,他轻松抓住握紧那把匕首主人的手腕,那人因感到刺痛而松开了匕首,还来不及反击,カラ松已经从トド松的后颈挥下手刀,随之而来的一阵晕眩让トド松失去了意识。


トド松醒来后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的房间、没有被窗帘掩盖的落地窗、以及坐在旁边酒红色沙发上的那个人。

カラ松见床上的人意识已经恢复,便站起走到床边,「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的名字是什么?」,他仍想听他亲口说出,即便他刚才已经亲自确认。

「知道了又如何?你们会帮我做个坟墓吗?」トド松不屑的笑出声,见カラ松没有任何回应,「トド松」他认命的照实回答。

「你后背的右上方有个记号你知道吗?」「!」对于眼前这个人是如何知道记号的问题已经表现在トド松惊愕的表情上了,カラ松也没有特意要隐瞒的必要,「刚才帮你包紮伤口看到的。」他低头才发现自己刚才染上血液的衣服已经被宽松的卫衣取代。

「那又...」トド松将视线再次移到カラ松的身上时,却发现他在解衬衫的扣子,「诶?等、等等,干嘛......」トド松下意识要用手遮住眼睛时,カラ松将前四颗钮扣解开来,把衬衫往左边一拉。那个图案是自从トド松有意识以来便一直存在他背后的、专属于松野家的记号,

「欢迎回来,totti。」

-end-

好像已经开始脱离原本的设定了XD我只是想让看Kara拉开衬衫露出胸肌的样子我会说吗!!!

超能力大概就是伤口会自动癒合,还有可以随时取出自己的专用武器。
顺带一提记号位置:oso的是在左锁骨、choro在后腰的右下、ichi在左手臂最上方、十四是右腿内侧

评论

热度(14)